《索德格朗》等一组


《索德格朗》等一组

《索德格朗》

雪树伏特加搅拌歌声,内衣或香水瓶
换来稿纸,一个写作者的思想在低洼处
结核,索德格朗本是个习惯寒潮抒怀的人。

夏夜里流兵四起,黑麦似阵,一畦田地里
疾行军的麦浪振荡了时间,索德格朗的眼
如幽暗脚踵的悲抚和仓促忽闪不已。

从彼得格勒来的人,口音里带着沙粒,
铁轨先拖来加长索引,后来是枕木行行消息,
一切过往俱为反复,俱为徒劳奔袭的困境。

文火与武火尽心裹腹,风尘与落叶卷起
失眠意,窗槅下的索德格朗要见
曙色,这未来阴影是不是爱神的秘密?

她踝骨是不是高速车轴,她身上是否藏有
万千世界,人海里,托下巴撕嘴皮,索德格朗
猫一样软的甜味,因何踩响九月竖琴?

一股来自脊髓里的冷给夏天降温,酒力
与协定,云是水的例外,部分思念带来的哭泣
只能以盐份来辩析,只能落陷于沉潜和清淡。

行走于现场莫若行文于气场,一切都不为人知,
只有读者和同伴的不断忽略和误会,只有
赤松和桦木曾见识印象不详的云火与无辜---

只有旦夕之间的赖床人,抱住的靴子至今
深埋胸口,分别的台阶上,哪首曲子会像
马祖卡一样旧,刹那间空阔,进而栩栩如生。


槐蓝言白 于2014年5月30日


《当我是保尔时》

当我是保尔时,我是个率真少年。
风吹来,亲爱的光打过来,手风琴
也响起来,林业官的女儿冬尼娅,
乌克兰少女冬尼娅,歌谣般的
苏维埃女教师冬尼娅是我初恋的人。

会熨衣的人做饭也不会差到哪,
当我是保尔时,冬尼娅带来积极的胸
和骀荡春风,我在愉快地边跟她聊天
边洗碗,灯火如雨,一切是纯情
美丽的,这时丽达和达雅还没来。

这就说起了成长的苦难和青涩
真实的感情,我注意到她冲动起来
会捏紧拳头,与他人不同的是,
冬尼娅的拳头,拇指是在食指与中指
之间,那感觉,食指像是在扳机上。

但她又的确不是个有斗争性的人,
当我是保尔时,一个红色的俄罗斯
男人不满于她的布尔乔亚,革命使人
卷入辩论和钢铁之歌,祈祷与诗篇,
系着头巾的冬尼娅远在小河的对岸。

那未实现的光阴,爱的崇高与难觅。
当我是保尔时,冬尼娅睡得如婴儿,
我用唇轻薄地碰了她的,她笑了,
可见她醒了,我说原本是想把亲吻
化在你梦里,她喜悦地问是你归来了吗?

里外的话题,远近和呼吸,方向与记忆。
一滴水被激起又跌回自身牢笼,旖旎和光彩
到此为止。当我是保尔时,我这熄灭了
机灵劲的保尔,我这懊丧与悔恨的保尔,
我是那要消灭资产阶级又因它而被消灭的人。


槐蓝言白 于2014年6月22日整理微博

《稻子稻子》  

1、

漂亮的稻子,
寂静、乖巧的稻子,
空获云水的稻子,身姿细长的稻子,
娉婷袅娜,她们站一生。

2、

她们怀抱清水和阳光,
身躯弯成问号又自我总结,
裸色之妆和疲倦模样,
揽一把稻子,揽七月顷顷稻芒,
情歌打着小手势,
稀薄之音,嗑睡简便、轻飘。

3、

呻吟或心如磐石,
稻子有金石之坚与泪珠之软。
水田的大斗蓬,
有格外大的鸟落进折皱里,
琁即又飞到更远处些,
迷失的鱼和田鼠眼里的露水,
歧义、乖谬,
花香呀花香,小雨引来薄雾。

4、

坝坝舞的稻子,河姆渡的稻子,
滋长,清苦与昌隆天地共享。
草民有细小而洁净的欢愉,
躯体内有宽大的白和黑影,
从早歌到晚,微叹与寒颤,
稻花是儿女花,团结就是在一起。

5、

太过相似的身世也是不明身世,
谷子地里有消瘦拔节的声音。
风往哪吹,稻子就往哪倾倒,
低潮或高潮,塌陷像压低了的炊烟,
又弹起来,偶尔显示了无上气节。

6、

少女般的稻子,偶感风寒的稻子,
那些青春气味即使停下来,
也无处可去的样子。
管子中的营养,手心里的浆汁,
祠堂尘土与叶片星光,
天地不动,而稻子拂摇,
姑娘们在夜晚醒来,
我爱她们垂首的模样。

7、

我微热的手拂在她们头发上,
从青涩孤独到颓然发黄。
这年头低头扒饭的人越来越少,
他们只对菜式挑挑拣拣,
并不曾想过
那些抽穗扬花的姐妹呀,
心要碎裂之时几乎站不住,
匹夫之有重于社稷,熟谷,大吉,
稻子将一生终止,
而人还如此健硕、需要。


槐蓝言白 于2014年7月5日


《在青稞旁》

一、

说到这儿时,我是孤立的。但我比之前
更爱这群体。一张酒旗,几小块剩下的
青稞饼,青稞的身体藏锦绣,一粒青稞
是银碗里一粒珍珠,又或是春风一缕。
微风擦脸,就像马鬃摇荡交谈,如浪
青稞有些打旋儿,长发如水草要飘过
五彩经幡,静寂佛法要伸出头看金塔,
相爱的人穿过身体,那迷雾和微风已远。

二、

青稞酒喝起来,牛羊也放起来。青稞传说,
佛的旨意和高原在一起叫人安居和生息,
牛羊与雨水在七月丰满,夏季广大而温情。
糌粑,来自鼎力支撑和自由生长,裂变和灌浆,
灌满酒浆的青稞, 互助,有唐蕃情,穗缨
如烛台高擎,它照亮三生石上的旧精魂,
又照骡马之累,照牧区帐篷、河流和湖泊,
七月的青苗,身体内的激素叫人颤栗数秒。


三、

恐不能再这样说一次,黄昏时青芒要暗下来。
青稞花是姐妹花,那蓝色星星,那随后而来的
寒气,金沙江,另一些内心声音,房舍、村落,
稗草一个劲疯长,那些与此际并行的着力喊叫。
卓玛你还记得拉姆央措的歌声吗?奶子河上的
月光,阿妮手中的鞭子 ,逃婚的狂风啊,
如果不曾相见怎会受此煎熬 ,敢于,震响,
那些天上的风景,那些未来主义的光,青稞啊!


四、

我知道风来后,在一愣神时,你原来的样子
就变了。我把你握在手心里发痒,想把你
拔起来收藏,又怕使你一生冰凉。你一生
都在舞蹈,一生都不曾真的跳起来过,顶多
把自己放倒,把熟透的香气递上岸,如迷雾,
伤口在一尺五寸以下,美梦的中途,牛羊
数伤痕,小青瓦,旷野里齐腰青稞横挑着要
伸进人心房,燕雀在她项上三寸的地方飞翔。


五、

此时依然有心爱的人帖在身后,由于近,
倒不用结绳以记,爱是多年轮回的浮荡。
鞭梢虽甩不响牛铃 ,但青鸟正飞过方窗,
多吉怀念你,这是种微小礼遇,它要打开
你的土,打开你贪慕的安良和暧昧日光下的
颓唐,那是种急切,质地阴凉。卓玛也来,
青稞时代在到来和倾注,一阵热浪摇晃,这
使你金黄,你要让等待斜切的躯干保持干燥。

六、

恐不能再这样说一次,一匹马擦过,你心里
有微小诡秘,你怀着酒浆安静。命运之事
将发生在田埂这日落大道,总有镰刀和收割人
来低头,欲望再毋须在口风下重启风暴。令人
着迷的事秋后总要走,炊烟回头,摇曳怀念,
丰收之歌写得匆忙,在香巴拉天国对岸,青稞
是百万个智慧女,年轻如第八天的月亮,她
窈窕、馨香,七月身影已在土地的内心刻划。


槐蓝言白  于2014年7月24日束河


《一页索引》



◇被一封致用户信打动了
◇烦心事像乌云拢过来
◇一拍心房尘土就簌簌落下
◇绿萝的盆与小鸟的钟
◇那忒不要脸的那各干各的
◇事件型学习
◇每次都辛苦地学打领带
◇农家小炒肉真不是农家菜
◇我见到的gay都很丑
◇拒绝柔情的好处是不损害
◇拒绝是损害
◇人醉了晃神的鬼就出来
◇动脉里伸张纷扰手指
◇说佛有千百亿化身
◇踢两脚柜子
◇君子不器
◇那ID在身边转了好几年
◇摆摆手誓不与他相识


槐蓝言白 于2014年6月25日


《荒人.手记》


河流不仅属于北方,它在某坐山前快速
转弯,人心一紧,便深入他人的饮恨。

郁金香般,巫言般,呼朋引伴的联想,
台词若太大,人心就要改成全景。

一场信风迷漫,暑透衣衿,又感觉这夏天
过得像冬眠,色如春花落瓣如雨,还有车辙。

到底也是不需要乒乒乓乓的喜事,
若虚意弥坚,到底不怕一败如水愁书一纸。

鲲鹏图南,汉子们看过来,一只氢汽球
在空中扶摇后破碎也可能是理想的破碎。

要说清贫而林荫迷人的美好,
也只能是故乡和充满抱负的八十年代。

叙事好看,是因为好奇好看,
然相看两不厌的,真的只有敬亭山。

打牙犯嘴的人一会就抱在一起以牙还牙了,
胸中有大自在,不说话还是太静,无垠的未来。

谈起越狱者安迪是个人精,他哀而不伤,
还有赞美的愿望,这就像我正在赞美着呀。

好感情来自于常吹捧,吹嘘使牛逼阴风阵阵,
切记谨慎于同类场域的难以兼容。

寡淡是现状,新火煮新茶,
云雨高唐巫山暮,几处拥年华?唤她,

“我在呢”,情话酥人心啊,迷谷的沉香,
她的泪深夜滚入发梢,她名字不叫月亮或叫陆芳芳。

还在想凌晨时裁判在芳草地上喷出一道任意球白线,
虽也曾在球场上活力四射,但神经质的人是可耻的呀。

但那些失去的,莫不是会归来的,先作个好人,
一直做到等来好时光,然后道谢,我挥挥手就离开。


槐蓝言白 于2014年6月13日


《短聚》


兰夜是个穿针节,香日子,
满天飘香,乘风渡,夕上柳河,
静谧中总伴有祈愿的声部。

千山外,隐忧约等于心腹之患,
旧日衷肠,始念未移,水云间的
牛毛雨和鱼骨辫,魂魄不被煅灭。

感情的质地朴素,当离人要回来,
飞扬抹布和发急拖把急忙响应,
仙人意念的关照,是相思赋的归意。

天仙配福至心灵,年代被轻歌的
喉咙撕开口子,人间天上无眠,
小园灯下又团圆,风过蒿草流萤。

这边厢,屋宇的穿堂风不是太大,
他动动唇,她就说出了他心里话,
饮恨经年,永夜清露,都在年华。

田歌与灯歌传唱,亲吻是张口结舌,
人们认真做人们时多少会有些甜腻,
做饭的织女最后端上的是她自己。

星光的指头指向人间辞苦,青衫
含凉意,三更绮梦,一枕凡心,更漏
沧海细沙,闪电是一条活脱脱的身体。

时间是死敌又是朋友,天河是老对头,
一夜晴,皆因良辰美意,一夜情,
蔷薇泛泪,红颜皓首,熄灭的人仍空瘦。

惯见聚散如烟,相思如雾,一簪天堑
使铜箫铁笛春秋十度,短聚之喜是幽梦
相融,只不料别情方诉,新愁上路。



槐蓝言白 于2014年6月12日


《花儿调》



黄土上的大点子雨正让人心潮湿呢,
燕子和麦子,各自相伴,各自跑进彼此身体。
人在山疙梁上,消息在风里呢,
惹人的心疼,蝴蝶楼上的云还黑着。

大麻的领地有开阔之怀,
火车盼了好多年一直都不来。
原野与丘壑有不断倒倾的山弯子边边,
班车惯性让五角枫抬头,又动了动身板。

男人的心不像筋骨那样硬呢,
阿哥在蕨菜里瞥见香甜又看见失败。
尕妹的肢体有柔美花边呢,
地耳遮盖了东郊一角泥沼的气味。

在老砖雕厂,芍药种子是一点红,
身边云杉越来越高,肃静,将要到达云层。
山雀却正降落,心上的锁头“巴哒”就开了,
锁钥的委顿引来河州彩陶身上的一阵凉风。

天空说真的,真的像个蓝皮鼓呢,
敲一下就会有澎湃的回响。
大垂柳有时就是一团青岚呢,
保安腰刀身上的青线要把人心牵烂了。

照人的镜子是池塘里的水,
有香气的话总响在牛头埙和口弦里。
帖身的白汗榻,暖心的尕夹夹,
用的都是白龙马身上的白鬃和白尾。

西屋里,消逝的青春又要重新年轻呢,
尕娘也要戴山丹花,脸色着实秀得呱。
青铜烟瓶乌木杆,死也要过个活人的瘾呢,
掌柜的奶奶说,快把窗子都敞开了吧。

开往甜麦子的车也是正行驶在小麦加,
祷告的尕妹能干得没得尺码。
胭脂银粉,白牡丹在晌午会睡着了呀,
一切都心痒得像柳树梢儿抽打着窗纱。



槐蓝言白 于2014年6月10日


《一个建筑师的情感生活》

1、

一场雷暴正从身后包抄而来,
参与竞赛的还有绘图笔,就看
谁先能到达了。民居结构,丢弃的
方案和图纸,穹隆的弧形设计,
一个建筑师正大步流星于换算系数
如城市子宫里锅炉工在欢跳霹雳。
亲水岸,亮闪的釉,湿淋淋的头发,
咫尺外的山河,花成蜜就是幕墙上的
灯火,是他人浮光,耳鸣是个空间,
迅捷而辽远,像小角度灵窍向外打通。

2、

大雨要来了,使他不得开窗,今日
不方便剪雪茄。诚如进度的痛苦,
秒针的困境是被速度绑得死死的,
而它的时针上级面对同病计无所出。
他知道对任意事物的媚谄和趋奉
都无异于自戕所以一直远远地欣赏
笔下组团及远处的游憩绿地,尘世
月下大家依旧在某处倾谈,因式分解
有十二种,种种都能让因式罢休,
休掉隐晦、蹑足的野心,休掉虚幻。

3、

难言的秘密是他一直暗地里羡慕
那些幸福酒鬼。能有怎样的事
值得喝醉呢?暄腾言语间的不自禁,
被动的忧愁,离意或得手,还有
卡萨布兰卡式的爱情、政治和伦理......
这些设想在他看来全都是精神生活的
根基,害羞或不经意,人的笑容
像扇敞开的窗,眼旁是光亮角位,
又说到本行了,硫酸纸上的情感宣言
浮出了香料,屋顶已落满疾雨的雾霜。

4、

叙述和诉求里有他游历中的明亮
阅读和笑声,也吹嘘音乐,查看
图纸。徒劳的热情,追忆似水年华,
大错后的责备,顿足的后悔药,
于事无补就像拿井水去淹影子,
里面有活灵活现的受害人。恍惚潋滟,
人是宇宙无机盐,仍有诱惑歌声
来自海妖塞壬,情感血栓是通路附件,
少年意是一把金钥匙,开门,它
打开了五月花园,又开启了十月田野。

5、

脑海中的情境是“哐”的一下
闯进来的,然后以二十四帧速率
播放,旋即断掉,人们称之思维。
就像厅卧厨卫储,不断有归属片断
来告别,采光面有点打滑,不断
有围护结构被道路分隔。更多人情欲后
畅叫扬疾,年华给付了阴影,只有他
从未穿过花格子衬衫,轻鼾里的吻
被手背抹去,荒凉汗衫呈空间的骨头,
只教心愿由着水晶的光亮立面引至星空。


槐蓝言白 于2014年5月24日






《多彩萨拉》


萨拉是
草一样绿色的萨拉,
木耳一样棕色的萨拉,
琴弦一样银色的萨拉,
声线一样金色的萨拉。

萨拉是古代萨拉,
现代萨拉,毋须过多想象,
落山风吹过来,
萨拉是不计较年代的
灰鸟起落于空茫。

萨拉又是山水,火苗,
此去经年,光阴的花田,
几棵枣树
有小小敌意,
萨拉有象牙色的手指甲
有只言片语尖尖。

有仲夏,多年前,
激荡的水面湖蓝,
萨拉是萨萨和拉拉,
黑的和白的,
她们分别见了
微风的裙子和绯红穗包,
萨拉后来是
氢氧合成的荧光色流水,
是已婚的鹅蛋青爱人,
诵读或流落,
萨拉熟悉
南方小国的摇头难过。

熟悉梦话。几番
带水的脊背闪出浴室。
萨拉虚幻,走平衡木,
像蝴蝶那样呼吸,
如花香吐出烟圈。
萨拉嘴里有甜味,
肉色胞衣,紫玉米,
喉头总颤抖,要溅出轻雷。

萨拉说这是铁锈色之美,
来自富饶禁地,
蒸气时代,血色之野。
三两杯淡酒,砂黄吗啡,
萨拉远看风中光点,
近看被照耀的露水,
摊开手,奔腾掌心布满静电,
萨拉见到自己在里面
有霓虹闪烁的容颜。


槐蓝言白 于2014年4月24日


《四季家庭》


父亲用装满开水的大茶缸熨军装,
说从不相信一个国家会无路可走。又说
人要爱吃水果和粗粮,就像同时需要
悲剧与欢乐。说温床叫人懈怠,荸荠
如碎玉倾杯,适当孤寂是种解放,丧失
是无所拘束。又说可能是惬意吧,父亲
是哲学家,万物皆可宽宥却无所宽宥,
活于本性,不喜注目,父亲是冬天里的人。

母亲是从春天走来的,她在家庭病床
为父亲注射度冷丁。她从未描述过漆黑
和对状况的恐惧,从未手软,把茉莉
都咔嚓,鲜花在四月长出来震响了风铃。
野马就是野马,野马不是赫塔穆勒,
哼小调旋律,额头有情感卷发,屏障和暗喻,
染发师和手风琴,母亲向怀中倾注花骨朵,
待到开放,那皆是被她适度改良过的回忆。

夏路灼烫,但果园飘香,姐姐说她们
都是有水的人啊,就像隔壁那些有钱人。
漂亮的鱼骨架,碰撞后跛足的呼喊,姐姐
谈植物健康,温泉,长窗相隔,爱看睡莲的
公子哥和小女儿。月亮偎夜空,十字星光芒,
她在它们之下铺展身体,呐言,梦中恰恰
起步,爱过一个人叫托马斯或者德华兹,那时
彗星拖出一条灵渠,中间是姐姐壮丽的情绪。

只有我是适合于秋天的。谎言更精致,
银色的碗,预感先后由时间枯寂由波光姑息。
书中花瓣连续失香,在秋天举无根之哀,
托信的飞鸿誊写潮汐背影,视台阶如流水。
人是忽近忽远的距离,在海上落败已久,
我靠过花莲的码头,泪腺被秋歌填平。还是
热衷于征服意气,偶尔被一支音柱邀请,还是
会返身倦怠,“我只是想从陆地上看看大海”。



槐蓝言白 于2014年4月17日
 

本贴由槐蓝言白于2014/8/5 5:11:08在〖新湘语诗歌论坛〗发表.


本贴跟从标题:

[ 回复本贴 ] [ 返回浏览 ] [ 关闭本窗口 ] [版主编辑本贴] [作者编辑本贴] [浏览472次]


回复: 《索德格朗》等一组

   
   
用户: 第一次发言自动注册
密码: 作品性质
标题:
内容:
音乐MIDI: 图片URL:
链接名称: 链接URL:
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