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与靠:2012年艺术观察1


啊与靠:2012年艺术观察
赵旭如

自卑
  一个人要自卑,你就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拿一把锤子,在他头上砸啊砸啊砸啊,一直砸到鲜血四溅。对于自卑的人,你一点办法都没有。嗯,我又想起一棵树。一棵大约七年左右的樟树。一棵那么大的树的树冠。和夜里在树冠里蹲着的鸟。
  对于自卑的人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跟他讲道理:你听着,这个世界上有七十亿人,大约有六十八亿人自卑的。只有两亿人不自卑。
  这两亿人,就是夜里蹲在那棵小樟树上的鸟。天一蒙蒙亮,他们就从各自的树上飞走了。
  或者,有六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人自卑。只有一万人是不自卑的。跟你打赌:卡夫卡是自卑的。陀思妥耶夫斯基(我有他手机号码)是自卑的。沈从文是自卑的。废名是自卑的。
  那些信佛教的人,大多是自卑的。除了李叔同。
  搞艺术的呢,除了杜尚。
  尼采是自卑的。
  谈到外国人,他们的自卑和我们中国人的自卑是不一样的。略有不同。他们的自卑是一种叫原罪的东西。而我们中国人的自卑,是因为自己没有原则。
  总得有一个人不自卑吧。求你了,别自卑了。连杰克逊和麦当娜都自卑,你还自卑什么呢。
  谁不是在天上乱飞啊。
  “服务员,给我一包餐巾纸,我要擦鼻涕。”
  漂亮的女服务员,笑吟吟地站着。
  
5
    诗不能写到那种样子:一写出来,立即就知道这是一首好诗。这真是一件悲哀的事。例如我昨天写的三首诗,就只有中间那首可以看一下。其他两首,据广西著名女诗人哑哑说,没有中间那首好。其实她的原话是这样的:我喜欢中间那首。这就等于是说她不喜欢旁边那两首。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房子显得很空旷而寒冷。看着她从客厅走到厨房去的背影,我说,你今天穿得很英格兰的。嗯,以前,我还说过她穿得像苏格兰的乡下女孩。这句话,我不记得了,是她提醒我说我说过的。
  那两首诗摆在那里,很灰暗。没有光彩。
  而得到哑哑肯定的诗是这样的:  
  《强调安静的画面》  
    森林里
    没有路
    亦没有动物
    只有一座莫名其妙的
    小白塔
    在塔的十九层住着
    我去世多年的
    南京
    姨妈  
  这首诗的名字来自于一个叫做霍克尼的画家的一幅画。但不是大卫霍克尼,而是另外一个什么霍克尼。他有一幅画叫做《强调安静的画》。请注意我加了一个“面”字。现在我打算把这个“面”字去掉。那么它就成了这样:  
  《强调安静的画》  
    森林里
    没有路
    亦没有动物
    只有一座莫名其妙的
    小白塔
    在塔的十九层住着
    我去世多年的
    南京
    姨妈  
  这样一来,我觉得好一些了。然后请你注意这首诗中的几个字眼:“亦”、“十九层”、“南京”。“亦”是古汉语,是我在这首诗中需要的,与“安静”有关。“十九层”是“十八层地狱”的多一层,这个词是我昨天在资料室里的一本杂志上看到的,来自一篇描写一个中学地理老师骂学生的各种妙语的文章。“南京”是一座城市,一座曾经发生过大屠杀事件的城市。是这样的,我有两个姨妈,一个在长沙,一个在南京。在长沙的这个姨妈现在还健在,已经七十多岁了。在南京的那个姨妈则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死了。
  小时候,当我妈妈跟我和姐姐谈到我的这两个姨妈的时候,总是用“长沙姨妈”和“南京姨妈”这样的叫法来指称。长沙姨妈和南京姨妈之间的关系并不好,很多年不来往,他们不是一个妈妈生的,属于同父异母的姐妹。除此之外,她们之间还有其他的隔阂,跟血缘关系不大。在这里我先不细说。
  我南京的姨妈于一九八六年死于胃癌。在她临死之前,我妈妈独自坐火车去南京,照料了她一段时间。并协助处理了她的后事。她的后事中一个焦点的问题是,要不要将遗体捐献给医学院做教学解剖用。
  
7
  有天晚上我想了一首诗,一首好诗。我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捕捉到了一首诗。这首诗大概有六七句。很好。甚妙。比我那段时间写的诗都好。我趁着还有一点模糊的意识,把这首诗在心里又念了一遍,心想明天一早就把它记下来。第二天早上我起床,感觉屋子里的温度比昨天要高一些,天很白,屋子里很亮。我走到阳台前那块玻璃门那里往外看,感觉外面的路面和汽车上都蒙着一层白色。
  原来是下雪了。不消说,昨天晚上捕捉到的那首诗,却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了。
  哑哑说,小孩子的眼睛,可以看到很多大人看不到的东西。这些东西里,有一些,是不干净的。如果他们看到了这样的东西,就会心神不宁,或者在夜里不停地哭泣。这时候,就需要找人来给他们“收吓”。详细的程序不知如何。有一件事是必须做的,就是在晚上,站在门外,对着夜空喊孩子的名字:某某,回来吧,回来吧。在南方,如果你是一个习惯走夜路的人,你就有机会听到这样的喊叫声。还有一件事,是要在一张红纸上写下一首诗,贴在街边路口的电线杆上面。诗文如下:
  天灵灵,地灵灵
  我家有个夜啼郎
  过往君子读三遍
  一觉睡到大天光
  这是中国南方流传很广的一首诗歌。有时候,在这首诗的下面,会写有这个孩子的详细住址,以方便神灵将他的魂魄送回去。但是不写也没有关系。神灵总是有办法找到这个孩子住的地方的。这一切都做好之后,这个因为看见了不干净的东西而失魂落魄的孩子就将元神归位,停止哭泣。
  白色的雪并没有落下来。我看到的是霜。太阳一出来,那层附着在物体表面的霜就通通地化了。我开车去郊区,一个叫黄金乡的地方。我每天都在那里的一栋大楼里上班。我的工作很简单,就是在各种报刊杂志上遴选一些文章,编成一张报纸。当然,这其中需要通过好几层审查,以防一些思想反动的文章出现在报纸的版面上。在这个标榜自由的国家,一些具有自由主义倾向的文章反而被认为是反动的。但我们对这一切都心照不宣。我每天走固定的路线去黄金乡:从我居住的小区的北门出来,右转上天马路,然后左转上潇湘大道,然后沿
着湘江,一直走到银盆南路口,从这里左转,几乎走完整条银盆南路,然后从湘江二桥底下的一个转盘绕过去向西走,上长沙大道,大约三公里公里后,右转上雷锋大道,又大约三公里后,左转上黄金大道。我工作的那栋楼,就在黄金大道的尽头。
  冬天,银盆南路口是一个雾很大的地方。我开着车,远远地看到前面有一团很大的雾,路上的车都打开了雾灯,就知道快到银盆南路口了。我于是也打开雾灯,慢慢地开到那一团巨大的白雾里去。这团大雾所占据的地盘大概有方圆一百米的样子,高大约三十米。所以我很快就从这团雾里钻了出来,出现在银盆南路上。我恢复正常,关掉雾灯,继续行驶。在这团白雾的附近,就是浏阳河隧道的出口。我不知道这团白雾的出现,和浏阳河隧道曾经的漏水事件有什么关系。

地球的事不用我们着急
  老熊说地球是搞不坏的,地球不需要保护,地球是不会被地球上的人搞坏的。这句话说明老熊具有很宏大的视野。今天我看了一个从太空看地球的视频,我也觉得,地球是无法被地球上像蚂蚁一样的人搞坏的。因为人是地球上的生物,地球如果被自己产生的生物搞坏,那还叫什么地球。
  保护环境,只是对人自身而言的。对地球来说,完全没有什么意义。你保护也罢,不保护也罢,地球都无所谓。地球,这么大一个球体,不会因为人类而毁灭。但是人类有可能毁灭。

声明:情何以堪
  最近处于诗歌实验阶段。写得不好,您就别当是诗歌看。您就当是分行的文字。我从字典里挑几个字来写,或者说我在键盘上敲几个字,堆在一起,或者分下行,就这么回事,您可千万别就此认为我的诗歌就写得这个样子了。我的那些命名为“诗歌”的诗歌,还是写得挺像“诗歌”的。各位看官请明鉴。写诗,是一件装B或者不装B的事情。问题是,大家现在连B是什么都没弄明白呢。情何以堪。

-
  曹寇的《新死》和《去塘村打一口棺材》都写得很好。尤其是后者。如梦如幻的。我打算养一条美国斗牛犬。周一和周二,都挺忙的。树枝忙着生长。怯懦者忙着偷生。

没卵味
  开始读《2666》,头20多页, 没卵味。

纪如璟和王洛宾
  纪如璟唱的《一江水》,如果矫情一点地说的话,比其他人都唱得好。也许是因为她不红吧。所以我比较喜欢。王洛宾那一代人,可以当得起“有情怀”这几个字。
  翻唱过这首歌的有:韩红,许巍,朴树,周云蓬,小娟,沈梅,纪如璟,石寅,侃侃。
  下面是这首歌的歌词:
  
  风雨带走黑夜
  青草滴露水
  大家一起来称赞
  生活多么美
  我的生活和希望
  总是相违背
  我和你是河两岸
  永隔一江水
  
  波浪追逐波浪
  寒鸭一对对
  姑娘人人有伙伴
  谁和我相配
  等待 等待 再等待
  心儿已等碎
  我和你是河两岸
  永隔一江水
  
  我的生活和希望
  总是相违背
  我和你是河两岸
  永隔一江水
  等待 等待 再等待
  心儿已等碎
  我和你是河两岸
  永隔一江水

两位老师
  其实,就冲吴欣孺吴老师那么喜欢周云蓬的歌,我还觉得他挺不错的。不过一定要说他是湖南现代诗歌的灵魂人物,这个我就不敢苟同了。这么说的话,那谭仲池谭老师又该放在什么地方呢?还有雪马老师又情何以堪呢?

人类的历史
  人类的千百世中,我们恰好生活在“现在”。这个“现在”,只有现在活着的人可以讲。以下是排比句的第二句:人类的千百世中,我们正好活着,看得见,听得到,闻得到,摸得着。这就是他们所谓的“当下”吧。
  你不觉得这个事实很奇怪吗,很幸运吗。
  死去的一切,秦始皇,岳飞……等人,都已经不再能够开口说话。他们现在是以什么样的形式存在:也许他们还保留着骨骼。就是说还有可以看见的形体。但是更多的死去的人,已经化为尘土,无法辨认。
  也就是说,他们成了历史。历史是由死掉了的所有人组成的。人类历史上,死去的人大约有五十亿左右。这是我估算的。他们共同地组成人类历史。
  历史就是死去的,无法说话的。
  思绪断了。吃饭了。
  什么都不重要。活着很重要。为了活着这件事,这件很重要,也很有历史意义的事,我可以投降,当叛徒,背叛某个政治集团。算什么鸡巴事啊。

知道
  知道了我终其一生,也不会对世界人类文化文明文学作出一丝一毫的贡献,不免黯然伤神。知道了我全部的文字也抵不过一本《浮生六记》,我把心放到了肚子里。

语词
  1、语词,其实也就是词语。装逼的说法就是语词。我也不知道词语这两个字,一倒过来,就有点装逼的感觉了。
  2、语词,除了它本身带有的含义外,还有其他的意义。
  3、例如,你看到“杨柳岸晓风残月”这几个字,就不只是看到了柳树,河岸,月亮。你还看到了中国古代。你看到“语词”这两个字,你就不单是看到了词语,还看到了一个装逼的在大学里面写诗的教授。
  4、所以我们可以利用语词的这种特性,来……这么说吧,“杨柳岸晓风残月”是一种建筑材料,有点类似于青砖,琉璃瓦。它不但可以用来建房子,还可以用来表示所建的是古典园林建筑。当你说语词的时候,你就会觉得自己在写一篇理论文章。你就会被这种语词暗示着带进去,继续写理论文章。这些语词的作用,是大家都意会,但谁都没想到要说出来的。例如我现在写的文章,是分为1234的,所以接下去就还会有5678。这就是形式感。形式感里就会有形式感带来的,虚假的东西。
  5、不出所料,我开始5了。
  6、语词是一种装逼的说法,但是我既然开始这么说,就会一直这么说。语词,语词。装得你肉痛。最后你就发现开心和荒谬。
  7、语词,就是建筑材料。我们现在谈论的是它们放在那里的效果,而非本来意义。
  8、效果是荒谬的,虚假的。扯淡的。反讽的。
  9、好吧。现在请再读一下这首诗。
  《梅兰竹菊四时春明景和骚赋》  
      我
    不喜欢
    笛子和
    风琴
    听了
    想
    死
    当然
    只是想死而已
    并不会真的
    去
    死
            
    又
    路过
    女澡堂
    听到
    很多人
    唱歌
    深夜
    (沸腾)
    气泡
    不断上升
          
    在
    西藏我碰到
    一个虚伪
    的
    人
            
    笛子和
    风琴
    圣母
    玛利亚
    一师范
    狮子山
    黄土岭
    三个字的地名
    加上钢铁架子
    有些
    可怕
        
    下雨
    皮袍子里面
    藏了
    很多
    东西
    香水
    别提了
    一只短毛狗
    (黑色)
    屈原
    竹子和
    菊花
  10、此菊花非彼菊花。当菊花这个词被异化之后,我们每次说起菊花,想到的就是肛门,而不是菊花。再过一些年,菊花就成了肛门的意思。肛肠医院改成菊肠医院。那个时候,只好另外找一个词来代替我们平时喝菊花茶的那个菊花了。英雄,你还想喝菊花茶吗。

活着与死去
  活着,和死去,真的有什么区别吗。例如你现在活着,和你现在已经死了,真的有什么不同吗?或者我现在活着,但是实际上我已经死了,只是有另一个我在代替我活在当下。而真正的那个我已经死了。这一切又有什么区别。我活着,和另一个人活着,有什么区别?只是感受这个世界的感受器由另一个人使用吧。死去,是不是真的死去,活着,是不是真的是自己在活着!夏天的上午想想这个问题。这已经比较接近佛教了吧,比较接近生命哲学了吧。是个人,都懂。如果你有后代,你就没死。如果你没有后代,你就死了。所以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因为无后,就是让祖宗十八代所有的人都死了。本来他们都没死,只是在使用你的躯体活着。你有什么权力无后呢。对。道理就是这么讲的。

本贴由赵旭如于2013-1-14 14:13:43在〖新湘语诗歌论坛〗发表.


本贴跟从标题:

[ 回复本贴 ] [ 返回浏览 ] [ 关闭本窗口 ] [版主编辑本贴] [作者编辑本贴] [浏览1025次]


回复: 啊与靠:2012年艺术观察1

   
   
用户: 第一次发言自动注册
密码: 作品性质
标题:
内容:
音乐MIDI: 图片URL:
链接名称: 链接URL:
邮件地址: